重庆百变王牌怎么玩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大畫家網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大畫家網 首頁 藝術新聞 查看內容

流量型“網紅展”能成為展覽的未來嗎

2019-4-2 16:32| 發布者: dahuajia| 查看: 623| 評論: 0

摘要:   “棉花糖與白日夢”交互藝術體驗展、“獨角獸與幻樂園”潮拍體驗展、“愛麗絲奇境繽紛之旅”潮流大展、“愛有引力”沉浸式藝術展、減壓展2.0……一段時間以來,頻繁出現了這樣一類備受大眾追捧的展覽,業界稱之 ...

  “棉花糖與白日夢”交互藝術體驗展、“獨角獸與幻樂園”潮拍體驗展、“愛麗絲奇境繽紛之旅”潮流大展、“愛有引力”沉浸式藝術展、減壓展2.0……一段時間以來,頻繁出現了這樣一類備受大眾追捧的展覽,業界稱之為“網紅展”。

  事實上,很難界定“網紅展”到底是怎樣一類展覽。它們大致體現出了這樣一些共性:大多沒有深刻的內涵,又或者,其內涵不是觀眾最關心的;通過搭建繽紛多彩的布景,營造出一個個超現實的迷人場域;每一個到場的觀眾都能成為展覽的主角;熱衷于將展出地點選在人流密集的商業空間……顯然,這樣一類展覽跨越了傳統博物館、美術館的展覽邊界。它們的出現,可謂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休閑娛樂生活。然而,也有人提醒,如果只盯著拍照和“到此一游”,當心反將這類展覽提供的浸入式體驗窄化成平面式照片。

  專為社交媒體而生,流量即收益

  適合拍照的“網紅展”,多為沉浸式展覽,為觀眾提供超現實、全方位的感官體驗。從粉色電話亭、巨型棒棒糖到秋千屋、檸檬池,從充滿熱帶雨林味道的霓虹花園到沉浸式動力交互裝置“色彩流體”……前段時間從北京火到上海的“棉花糖與白日夢”交互藝術體驗展,就是“網紅展”的一個代表。這個展覽以15個展覽單元提供了35種風格各異的拍照場景,號稱重新喚起人們對童真、感性、靈敏、幻想的審視。記者曾留意到,排隊“簽到”的人群中,有著精致妝容、靚麗衣著的“小仙女”們特別多。也有攝影師坦言,那段時間和客人約拍往往就約在這里,“每個場景都很上相,每個角落都有小心思”。

  這類 “網紅展”在歐美被稱為“快閃展”(pop-up exhibit),最近一兩年已經獲得了廣泛的關注。紅遍全球的“冰激凌博物館”就釋放了一個重要的信號。2016年夏天,它作為一個不定期開放的項目,開在了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旁的一塊閑置空間里,提供冰激凌品嘗,并讓參觀者從冰激凌樂園、彩色糖粒泳池、巧克力屋、雪糕筒燈、薄荷房間、冰激凌三明治秋千等一系列與冰激凌相關的藝術裝置中獲得獨特體驗。“冰激凌博物館”曾創下五天內門票售罄、20萬人進入等待名單的紀錄,如今它開到了洛杉磯、舊金山、邁阿密等地,甚至創立了自己的冰激凌品牌和童裝品牌。

  在藝評人林紫鳴看來,這類“網紅展”可以說是一種應網絡社交方式而生的新興展覽形式。“它的誕生和走紅,都與當下社會的數字化特性密切相關。利用社交軟件分享體驗與心境,已成為當下人們最為普遍的社交方式之一。最重要的是,它提倡分享,制造分享,最終將分享的流量轉化成收益。”2017年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在美國赫希洪博物館和雕塑園舉辦的“草間彌生:無限鏡屋”展,堪稱一個超夢幻沉浸式展覽,就是她眼中的典型一例。當時,在展覽的三個月展期內,博物館會員人數的增加堪稱震撼——總共增加了6566%,只因花費50美元注冊成為會員享有免排隊直接看展的福利;包括很多名人在內的觀眾總共上傳了約3.6萬張照片到社交媒體上;這個展覽甚至直接影響到了這家博物館的運營方式,其收益讓博物館自稱能修建一些基礎設施。

  “網紅展”往哪走,是否過季就不再流行

  “網紅展”在今天的走紅是值得深思的文化現象。

  有一些研究者注意到,“網紅展”能夠流行,一個重要原因是每個參觀者都可以從中建構出屬于自己的獨特意義,比如拍下照片在社交媒體發布后的滿足,或是在體驗過程中的娛樂與減壓。

  傳播學博士后、上海理工大學網絡與新媒體系青年教師楊柳認為,這類展覽更容易與參觀者建立共同的傳播語境,參觀者體驗的過程,也是與展示者共同建構傳播意義的過程。

  上海油畫雕塑院美術館副館長傅軍則指出,從商業消費的角度來說,“網紅展”很好地迎合了90后、00后這代年輕人內在的文化心理需求。“對于展覽,我們以往更多地強調其文化價值和意義,現在的年輕人卻更多地關注展覽的娛樂性、消費性。這一代年輕人非常注重自我感受,熱衷于以展覽作為背景,以此烘托出自己的炫酷感覺。自己才是主角,展覽只是陪襯,他們要的是這種感覺。因而自拍、自嗨成了他們在參觀這些展覽時的‘常規動作’。”

  然而正因如此,很多“網紅展”帶給觀眾的,未必是審美的體驗和知識的積累,對很多人來說,與其好好看展,不如發照片讓人們知道。以致于——走出展廳,他們或許已想不起身處展覽的體驗感,而只記得展品在照片中的樣子。難怪有人感嘆:“本來或許還原了‘沉浸式’真正含義的這些展覽,最后卻成了二維圖像對三維現實的反噬。”

  有業內人士擔心,“網紅展”的流行會催生出一種簡單粗暴的辦展心態,即不在乎創作者能否在作品中充分實現自己的藝術想法,只追求場景淺層次的好看。特別是如果博物館、美術館里的藝術展覽也追求這種“網紅”效應,就會使得專業展覽滑向娛樂化。

  傅軍認為,文化消費不同于一般的商業消費,對于這股流行熱潮,除了迎合之外,更應該加強引導。“從接受美學的角度來講,藝術展覽只有在思想上、認知上、審美上等領先于觀眾,才能長久地吸引觀眾。觀眾如果通過觀展感受到自己得到了某種提升,才會一次又一次來觀展。”事實上,在歐美一些發達國家,展覽的分化已經非常明顯和具體,流量型“網紅展”基本上只存在于商業空間。“商業的歸商業,學術的歸學術——隨著文化消費市場的日漸成熟,這種分化和細化將會是一個必然趨勢。”

最新評論

QQ|廣告服務|手機版|小黑屋|論壇地圖|大畫家網 ( 京ICP備09040226號-7  

GMT+8, 2019-9-23 02:54 , Processed in 0.02866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重庆百变王牌怎么玩 排列三经常中奖的方法 海南大公鸡七星彩长条 经常玩pc蛋蛋的人怎么 内蒙11选五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 炸金花游戏下载赢钱 辽宁11选五走势图片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技巧 3d彩摘网字谜牛彩网字谜 重庆时时走势图软件